河南日报农村版:金黄——延津县色彩

延津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www.yanjin.gov.cn 2015-08-13 09:10[field:pubdate function='strftime("%Y-%m-%d %H:%M:%S",@me)'/] 【字体:

012.jpg

研究延津县的历史,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历史上这里曾经叫酸枣县,也就是说,没有一寸高山的延津县,长在沙堆上的酸枣树就属于景观了;二是虚廪堆,虚廪堆就是假粮库,春秋时期延津是个交战地,为了证明自己粮多草足,交战一方曾经在当地造了很多假粮囤迷惑敌人,虚廪堆连绵不绝成为一景。

    时至今日,虚廪堆变成了实廪堆,一到麦收时节,95万亩耕地翻腾着金黄色麦浪,优秀的小麦品质被称为“中国第一麦”,连全国小麦生产标准都产生于兹。

    延津县县长祁文华说,2013年麦收时节,延津县要承办小麦博览会,延津小麦已经衍生为登堂入室的优质品牌。

    因为小麦,金黄已经成了延津县独具的招牌色彩。

    蒙金地,延津土地的一个专属名词

    1

    “土能生白玉,地可发黄金。”每年春节,中原农家供奉的多路神仙中,这10字对联是专为土地爷准备的。

    位于黄河故道的延津县,土地的土壤结构异常特殊。

    延津县农业局局长李占先说:“全县95万亩耕地中,小联合占到50万亩,其他是黏土地和沙壤。”

    所谓的“小联合”,当地农民称之为“蒙金地”。

    蒙金地事实上就是黄河故道里的天然冲积平原。李占先说,这种地底层是黏土,上面是沙土、黏土的联合土壤,底层的黏土密实,保水保肥,而上层的土壤相对松软,适合小麦扎根、生长和农民耕种。

    延津县农科所的寇彩霞说,小麦根须最深要扎到地下5米,其根须穿透蒙金地的黏土层后,很容易获得当地水位并不很深的地下水的滋润,基本上能摆脱干旱;另外,各种土壤中微量元素的分布多少有异,这也是形成优质小麦的天然条件。

    全县95万亩耕地中,蒙金地占到50万亩,这种土地资源优势在其他地区并不多见。

    延津县的菠菜与众不同。

    延津菠菜清炒后,菜汤不像一般菠菜一样清寡,用当地农民的话说是“浑”的,并且颜色也不是一律的青,而是略略泛红,所以好吃,原因就在于当地独有的土壤结构。

    延津县县长祁文华说,上天其实是公平的,虽然没有赐予延津油、煤,不给延津县一夜暴富的条件,但是赐予了延津一片沃土,加上延津人民的智慧和勤劳,一样能从土地里掘出黄金。

    蒙金地,延津土地的一个专属名词。

    2400小时光照,阳光下翻腾着金黄色麦浪

    2

    粮食专家曾数次微观地分析过延津县的小麦,得出的结论是:色泽光亮、味甜、皮薄。

    “除了特殊的土壤结构,延津优质小麦的生产与光照的关系也很密切。”延津县主管农业的“80后”副县长黄保说。

    延津县处于暖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区里,冬寒夏热、秋凉春早,650毫米的年平均降雨量都集中在七、八月份,全年的日照时间达2400小时。

    黄保是河南省农科院派到延津县挂职的副县长,他说,延津小麦在260天的生长期里,几乎很少降雨。土地天然的保水能力,加上全县近年强力推进的井渠配套灌溉工程建设后的便利,延津小麦基本不受干旱的影响。相反,这种充足的日照,又避免了南方阴雨天气里小麦条锈病等的发生,促成了优质小麦的成长。

    寇彩霞分析说,优质小麦产量的形成是一个综合因素,因为是单纯的农区,延津县极少有工业污染源,近几年,随着政府方面的推动,粮农在土壤培肥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功夫,使得这片土地朝着自然方向回归。

    测定的数据是:1994年,延津县土地的有机质含量不足1%,2010年后,这里土地的有机质含量已经达到或超过1.8%。

    概念是:土地中有机质含量超过1.8%就能被认定为肥沃。

    不缺水、土地肥沃、太阳也不吝惜自己的光芒,加之“人为”,麦收时节,金黄色麦浪翻滚就顺理成章了。

    万物生长靠太阳,小麦也是。

    恨不得在水泥地上都种上麦子

    3

    40岁的程大敬是延津县马庄乡农民,尽管他家庭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外出务工,但每年他对自家土地的惦记不亚于对自己的子女。

    祁文华说,近些年,虽然延津农民已经逐渐不再依赖自己的几亩土地,但对于土地痴心不改。

    “在延津县800多平方公里的地盘上,根本找不到一块撂荒的土地,即便有巴掌大一块地,农民也不会让它闲着,很多农民恨不得在水泥地上都种上麦子!”李占先说。

    农民种粮的积极性来自于收益。

    来自当地粮食加工企业的数据显示,今年三月份,当地小麦的收购价格一度飙升至每斤1.39元,这个价格起码比周边地区高出三五分钱。

    延津有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全县亩均小麦的收益为485.70元,比河南省小麦的亩均收益375元高出100多元。

    “良种繁育是延津县的一个拳头农业,全县共有25万亩小麦良种繁育基地,每年2亿斤的小麦良种都要订单售给全国的小麦主产区,一般情况下,每斤良种比普通麦子

    售价高出一两毛钱,单此一项,全县农民就能增收2000万元到4000万元。”延津县种子管理站站长李生堂说。

    程大敬家有20亩地,收了小麦种花生等经济作物,20亩地的年收益大约在3万元上下,而随着农业机械化的推广,收、种以及管理已经不需要人海战术和很长

    的时间,因此种这20亩地占不到程大敬2个月的时间,其余的时间他就到县城等地打工,一家的综合年收益能稳定在10万元上下。

    这几年,延津城里也有不少人想弄块地种种,李占先说:“除了你花钱去流转农民的土地,想去垦荒,没门!”

    渐行渐近的土地规模化经营

    4

    1970年代,延津县的土地5毛钱就能承包一亩,到了1980年代,涨到10块钱一亩。现如今,土地贵了,延津县流转一亩土地的价格都在1000元以上,即便你开价到每亩1200元,可能还要低三下四给农民说好话。

    祁文华对延津土地规模化经营了如指掌。

    “近几年,延津县土地流转的面积在30万亩以上,主要流转形式有四种,一是本家流转。譬如我去广州打工了,就把地交给自家的兄弟耕种;二是流转给种粮大户;三是为了耕作方便,农户们自由结合;第四就是农业公司牵头去流转农户的土地。”祁文华说。

    嘉和粮油公司是延津的一个本土企业,也是在延津县最早介入土地流转的。

    嘉和公司总经理张建国介绍说,他们公司现在在延津县有4万亩种子基地,公司还自己耕种了600亩地,还流转了1万亩地在给茅台酒厂种酿酒材料有机小麦。

    作为打造“中国第一麦”的骨干企业,嘉和公司这几年在有机小麦种植上下足了功夫。

    “有机小麦是我们公司牵头和当地三个农业专业合作社签订的合同,涉及农户700多家,在两年的土地转换期里,公司投入了巨额的资金,利好的消息是,有关部门已经给我们发函认定,这1万亩地今年生产的小麦就是合格的有机小麦了。”

    张建国说。

    茅台酒厂对延津有机小麦的收购价格现在还不甚明了。

    黄保分析说,根据对茅台酒其他原料基地有机小麦收购价格的了解,应该不是高出市场价几分钱或者几毛钱的问题,如果像农民想象的一样,价格能够驴打滚,无疑将刺激延津小麦生产产生质的飞跃。

    祁文华说,按照县委、县政府对延津县小麦产业的发展规划,延津县的有机小麦种植面积要达到20万亩,高标准的质量要求,必定催生新一轮的土地流转,不管什么样的流转形式,最终受益的肯定是延津粮农。

    日益丰满的小麦雁阵工业之翼

    5

    2013年年初的河南省两会期间,河南省人大代表祁文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延津以小麦产业布雁阵的发展思路,这种以拳头农业产品为头雁设定的发展格局,对于“不以牺牲粮食和环境为代价”来说,“延津模式”是一种创新思维,对于粮食主产区具有借鉴意义。

    “小麦仅仅是一种粮食,尽管延津有小麦优势,没有强势推动,不可能自然形成中国第一麦,也不可能自然形成小麦经济。小麦从田间到车间再到餐桌,只有这种全链条、全循环的小麦经济产业链,才能让延津走出农区,实现既不牺牲粮食生产,又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双赢目标。”

    祁文华说。

    近几年,延津县着力培育小麦经济的工业之翼,依托小麦的产量和品质,延伸打造了粮食加工和白酒酿造两个涉粮产业。

    在这个园区里,小麦雁阵的工业之翼突出表现在粮食加工和白酒酿造两个方面。

    在这里,小麦雁阵有两只翅膀,一条是面粉、面条、面点、速冻食品产业链,另外一条是白酒生产、包装、印刷、物流产业链。现在园区内入驻开工的企业有57家,其中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就有19家。

    酒鬼酒、克明面业、莺歌食品、云鹤速冻、笑脸速冻等省内外知名企业都已经入驻投产。而郎酒、浏阳河酒等更大个头的企业也都决定抢滩延津。

    除了粮食生产的资源优势,延津县的交通区位优势也是这些企业来延津县安家落户的助推。一个企业老总曾经给我说,如果他的企业过来以后,整个中国的东北、西北、华北产品市场份额都将划分过来,他们的企业再也不会大雪封山,产品出不了厂门了!

    用工业的理念发展农业这个观点,在延津变成了用工业理念发展小麦经济。

    延津小麦做成的挂面在上海12元一斤

    6

    湖南不是小麦主产区,但却有一个驰名全国的企业克明面业,主要产品是挂面。

    唐亮是延津克明面业的行政经理。他介绍说,克明面业在全国有多家分公司,总公司年产挂面24万吨,主要用的小麦就是河南的。

    克明面业当时在延津建立分公司,就是看上延津的小麦加工原材料。

    现在,延津克明面业的加工能力是年产8万吨,占全公司的1/3,如果加上克明面

    业驻马店分公司年产6万吨的产能,整个克明面业在河南的挂面产量已经是全公司的一半还多了。

    唐亮介绍说,总公司最近要把延津公司和驻马店公司整合在一起,并且还要上新的生产线,以后,这个湖南的企业就要在河南唱重头戏了。

    克明面业的挂面主要销往长江以南,有3块钱一斤的,也有更贵的,其中一款挂面在上海超市的零售价是12块钱一斤。祁文华说,这样的利润空间,河南企业也可企及。

    克明面业用的是新良公司的面粉,新良公司是在延津本土发展的企业。

    新良公司形成了以优质小麦精深加工为主,以中高档食品专用面粉为特色,以大型知名食品企业、高档连锁饼房为市场主体,提供一流烘焙食品技术研发服务的产业集团,日处理小麦能力1000吨,成为河南省最大的专用粉生产企业、中国四强专用粉企业之一。2012年初,为了将延津县周边地区的优质强筋小麦种植优势转化为产业经济优势,整合当地优势资源,提升各产业环节的附加值,带动农民增收、企业增效,新良公司联合金粒公司、嘉合公司等当地优势企业成立了新乡小麦产业集团,共同努力打造“中国第一麦”。

    企业的面粉综合加工能力,全部吃尽延津的小麦还不够,还要调入周边县以及河北省的原粮,而这种加工能力还在继续增加。

    像克明面业这样的企业,用的90%以上是延津本地农民工,因此很多企业形成了一个惯例,这些企业夏收的时候都要给工人放假,让工人们安心回家收获小麦。

    一般说来,一对夫妇在当地的企业打工,一年大约工作10个月,两个人的年收入为6万块钱。

    “小麦的收购价格略高,加上农民在企业打工获取的收益,小麦产业、小麦经济受益的群体还是十分庞大的。”祁文华说。

    再者,当产品上清晰地标注“产地延津”的时候,无形中也在提高延津的知名度。

    让每一滴酒里都有延津味儿

    延津县95万亩小麦种植面积中,50万亩为优质强筋小麦;有45万亩为国家级绿色食品原料(小麦)标准化生产基地;25万亩为小麦良种繁育基地;2万亩有机小麦。

    延津县在小麦生产环节实行“统一供种、统一机播、统一管理、统一机收、统一收购”的管理模式,实现优质小麦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生产。还在全国第一家制定了《优质专用小麦无公害生产标准》,并被作为河南省地方标准推行。

    天时、地利、人和,使得麦浪愈加金黄,小麦品质更加出众。

    说到这里,用粮企业积极到延津落户,就不值得有什么疑问了。

    无论是小麦产业还是小麦经济,上、中、下游都有必然的连续性、依赖性,这种性能的连贯就是链条。

    延津现在已经规划了一个占地2000亩的白酒工业园区,除了酒鬼酒、一饮相思等已经投产的企业外,本土的几家酿酒企业和郎酒、浏阳河酒、泸州老窖、杜康等都与延津进行了洽谈、合作和接触,配套白酒生产的纸箱、印刷等企业也已纷纷上马,围绕大企业上马的卫星企业数量已经超过100多个,白酒这一块的企业产值,几年内很可能做到200亿元以上。

    祁文华说,延津县境内的白酒企业加上供给茅台酒厂的原料,过不了几年说不准每滴白酒中都可能有延津味儿!

    曾经有人评价说,农业将是太阳永不落山的产业,就延津的情况来看,确实如此。

    火车可以不坐,汽车可以不开,手机可以不用,但唯有饭不能不吃,水不能不喝。科技发展到今天,依然没有哪家公司可以合成粮食。要吃喝,还必须依靠农民,依赖土地。工业化进行到现在,已经到了该反思、该回望农业的时候了。

    延津靠前了一步。

    7

    把优质做到小麦产业的骨髓深处

    金黄色,只是小麦的外在表现,内核则更加重要。针对小麦,内核就是品质。品质好坏,取决于小麦面筋值、蛋白质含量等许多专门数据的测定,也会因用途不一样,指标要求有所不同。

    延津县耕地数量在全省不是最多的,总产量也不是最高的,祁文华说:但是我们是毫无疑义的小麦优质大县,这个名号是别人想夺都夺不走的!

    祁文华表示,延津要在优质小麦上做文章,要把优质做到小麦产业的骨髓深处。

    首先要种出“中国第一麦”。因为育种,延津农民接受新品种的观念很新,这就为小麦生产打下了基础,至今,延津小麦良种的覆盖率几近100%。然后要在诸如测土配方、管理技术、知识掌握等方面寻求农业

    生产技术支持,提高农业科技水平;着力构建小麦技术服务体系,积极推进生物农药、生物化肥的推广使用,大力发展有机小麦。

    其次用小麦终端产品体现“中国第一麦”。

    这就涉及到了小麦加工环节,延津县在引入和培育企业的时候就充分注意到了这一点,其产业布局、上下游环节衔接等都作为主要因素纳入衡量,避免了企业的重复建设和将来互相争夺资源。并且他们强调,支持小麦加工企业加大科技创新力度和新产品研发力度,提升产品档次和附加值,用小麦终端产品体现“中国第一麦”。

    从小麦到小麦产品,延津正在开拓一条前所未有的金光大道;小麦的金黄颜色,已经成为延津的代表性色彩。